多数人说谎时会感到不舒服?和你的自主神经系统有关

感觉状态的彩虹

情绪的强度可以借着观察自主神经系统的活化程度来测量。视觉刺激比听觉刺激可能引起更大的自主神经反应。这可以在大脑解剖学中看到,相较与其他感觉皮质,视觉皮质输入到杏仁核的神经集群更大。

有件事情值得玩味,只要想到十八世纪感觉主义的创始元老,包括洛克和莫利纽兹,他们很少谈其他感觉,就是把焦点放在视力和视觉知识/记忆。

图片[1] - 多数人说谎时会感到不舒服?和你的自主神经系统有关 - 乐享科讯网

也许莫利纽兹、洛克及其他启蒙运动前的哲学家都有直觉,一下就能判定「视觉-感情回路」具有较高的关联性,以致选择用视觉当例子来说明感觉和记忆间的联系。此外视觉刺激若结合听觉刺激,会比单一刺激激发出更大的自主神经反应。

我们对电影里的测谎机总有个刻板印象,认为测谎机的指针游移不定是因为受测者在说谎,其实测谎机就是在测量自主神经系统的活化程度,特别是受测者有没有流汗,因为流汗是活化程度最可靠的测量指标。

自主神经的情绪系统可以产生一系列相反的感觉状态:心跳速度加快或减慢──表示紧张或放松;血压升高或降低──表示紧张或昏厥;皮肤小血管扩张或收缩──脸潮红或发白;肠道不动或过度活动──肠道胀气或肠子咕噜咕噜叫。

由于身体有两个自主神经系统──交感神经系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,两者都由下视丘的自主神经系统总部控制,因此可能会发生一系列相反的情绪状态。

一般来说,交感神经系统活跃会让受神经支配的组织器官活动增加,例如心悸、肌肉紧绷、出汗、呼吸急促或血压升高,这通常称为「战斗或逃跑」系统。

另一方面,副交感神经系统的活化会减慢心跳、降低血压、减少肠道蠕动,减少流向皮肤的血流量,它通常称为「休息和消化」系统。

副交感神经或交感神经系统可以串连活化,让身体系统一起激发产生情绪。人类最强烈的情感多半都是混杂的。在记录人类激情的大量数据中,让我们看看其中一个最强大、最详尽的情绪感受。

法国作家勒萨日(Alain-Rene Lesage)在一七一五到三五年间写下小说《吉尔.布拉斯》(L’Histoire de Gil Blas de Santillane),其中人物唐.阿方索初见塞拉芬萌生爱意的描述,可说是浪漫的经典。

天很黑,大雨滂沱。我穿过几条信道,突然来到一间宾客休息厅。门没关。我走进去,顿时感受到这里如宫殿般华丽……我注意到大厅一侧有一扇门没关好,露出条缝。我把门推开一半,以便看到厅房的样貌,最后一个居室亮着灯……然后我看到一张床,因为天气热,床帐被拉开了部分,我的注意力被一个睡着的年轻女人吸引……我凑近一点……立刻感到被震慑了……我站在那里,看着她,狂喜而晕眩,此时她醒了。

图片[2] - 多数人说谎时会感到不舒服?和你的自主神经系统有关 - 乐享科讯网

这种交集的兴奋、一见锺情的喜悦自古皆然。就算跨文化、历时间,人类情绪都是亘古不变的,这说明感觉状态的生物机制具有普遍性。唐.阿方索看到塞拉芬,他的注意力立刻受到吸引,他被强烈的情感所震慑,因狂喜而晕眩……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因为一见锺情同时运作。

一八一二年,才华洋溢却看似冷静的激情观察者,法国作家司汤达尔(Stendhal)写下精采好书《爱情论》(De l’amour),其中引用了《吉尔.布拉斯》书中一段话作为「爱情诞生」的例子。

以下这段节录来自书中名言,充分说明爱的罗曼蒂克。「没有什么比激情更有趣的了,关于激情的一切是如此无法预测,而身处激情的人也是它的受害者。」正如司汤达尔观察到的,我们可能是一见锺情的幸福受害者,也可能是单相思的不幸受害者。

我们会变成受害者,是因为我们没有要它发生,但它却发生了。像一见倾心这样压倒性的情绪是如何产生的?为了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至少有些许了解,我们必须借助记忆。

早在十七世纪,法国哲学家笛卡儿就开始研究个人记忆如何影响浪漫情愫,他自我观察,发现他对斗鸡眼的女人特别有好感,仔细想想竟然是他还是个孩子时爱上过一个斗鸡眼女生,所以斗鸡眼女人的印象总会触动他的情绪反应。他认知到,我们常在不知不觉中被情绪记忆拉着走。

毕竟,的确有许多人嫁了「父亲」或娶了「母亲」。某部分来说,记忆使我们不知不觉成为激情的受害者。

然而,一见锺情的力度固然势不可挡,仍只是一种相对简单的感觉,是混合了各种内感受的爆炸,明显且可立即辨认。

但各种「发自内心」的情绪范围很广,状况多样,有时更模糊不清──你可能觉得心很沉重,又或者轻飘飘地;也许欢喜得要爆炸,又或许觉得心碎;仿佛被东西撞上,或时间瞬间暂停;更可能是一些有的没的在心里忽上忽下,一时间根本分不清楚那是什么。

或者还有些时候,我们只是感觉「好乱」,烦躁不堪,被一种不能理解的感觉压制。

我们的身体也许正告诉我们一些事,但那是什么?当威廉.詹姆斯把情绪定义为我们对身体兴起的生理感觉做出诠释时,其实他知道,人类感情不只是身体的感觉。

他认为情绪「不是对某个存在对象或想法直接兴起的主要感情,而是一种间接兴起的次要感情。」我来解释一下:主要感觉是指身体感觉,也就是自主神经系统兴起的反应;次要感觉是对身体感觉的诠释,是诠释为恐惧、爱、厌恶等校正过的情绪。

例如,当你马上要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面试,此时的你心跳加速、胃部抽搐,你知道自己很紧张或很兴奋,但你不会诠释为坠入爱河。

心跳加速和抽搐的感觉是主要感觉,因应即将到来的面试,理解为紧张和焦虑则是詹姆斯所说的次要感觉。对面试的期待不由自主地产生生理变化,而次要感觉就是对这些生理变化的诠释。

正如在第二章中提到的,所有来自身体内部的内感受──心脏、肠道、肺、性器官、血管──都投射到隐身在大脑表面下一块称为「脑岛」的皮质中。

我们需要身体──也就是自主神经系统──来产生感觉,我们更需要脑岛来解释感觉。

※本文摘自《记忆:我们如何形成记忆,记忆又如何塑造我们?精神病学家探索解析大脑记忆之谜》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1